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山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被调查

发布时间:2019-06-14 23:18:41 编辑:笔名

山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被调查

京华时报陈荞

昨晨7点55分,中纪委站发布消息,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此时,金道铭刚刚就任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一职仅36天。他也成为继冀文林、祝作利之后,今年落马的第三位省部级高官,也是十八大以来第21位落马的省部级高官,还是第八位从地方人大或政协系统上落马的省部级高官。

金道铭其亾

曾领导山西煤焦领域反腐

据中国共产党资料,金道铭是北京人,1953年生人,满族。参加工作后,金道铭曾4次进修,先后在东城区职工业余大学中文系、北京联合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函授经济法专业、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武汉理工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学习,并获得管理学博士学位。

1970年,金道铭还只是北京市东城区城建房管局的一名普通工人,两年后进入东城区共青团委工作,此后在共青团北京市委先后历任组织部干事、副部长、部长,青年工作部部长职务,同时也是北京市政协委员。

1990年11月,金道铭担任监察部办公厅副司级监察专员兼外事办主任,并先后担任监察部办公厅副局级监察专员兼外事办公室主任、中央纪委监察综合室副局级检查员、中央纪委外事局局长等职。1997年1月,金道铭任中央纪委副秘书长,后被派驻交通部担任中央纪委驻交通部纪检组组长。

2006年,金道铭由中纪委驻交通部纪检组组长任上“空降”至山西任省委常委兼省纪委书记,后又以省委副书记职务兼任省纪委书记。

值得一提的是,金道铭曾领导山西煤焦领域反腐,“在煤焦巨大的经济利益诱惑和驱使下,相比其他领域和环节,该领域腐败现象更加易发、高发。”时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的金道铭如是说,并表示要“毫不放松地深入推进煤焦领域反腐败斗争”。

据媒体报道称,自2008年7月开始,山西省集中开展了为期两年的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至2011年2月,共处分违纪党员干部3289人。

通报

履新仅仅36天被拿下

据《山西》报道,1月22日下午,山西省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举行第四次全体会议,省领导袁纯清、李小鹏、薛延忠、金道铭等出席并在主席台就座,会议补选金道铭为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1月25日,山西省党风廉政建设干部大会举行,省纪委十届四次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同时召开,彼时金道铭还担任着山西省委副书记一职。

金道铭一次露面是2月24日,当天中央第六巡视组向山西省反馈巡视情况,会后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立刻召开会议,研究部署整改落实工作,金道铭也出席了会议。

中央第六巡视组组长叶冬松代表巡视组作反馈时指出,“少数领导干部利用职权谋取利益”,“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用人上的不正之风仍然存在”,同时,“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处理。”

3天后,中纪委宣布金道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算起来,金道铭在中纪委监察部任职时间长达16年,加上其在山西担任纪委书记的4年,金道铭可以说是一位“”的纪委系统官员。

同样与纪委颇有渊源的,还有李崇禧。2002年5月—2007年5月,李崇禧曾担任中共四川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他曾在纪委工作过13年。

更早之前被查的纪委官员,还有王华元,他曾先后担任广东和浙江两省纪委书记,后于2010年被判死缓。

分析

部分官员履新不满一年被查

中央纪委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国共计182038名领导干部被处以党纪政纪处分。据媒体公开报道统计,十八大以来,包括李春城、刘铁男、蒋洁敏等21名省部级高官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其中,中共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祝作利及金道铭,都是在本月落马的。根据公开报道整理发现,在21名落马高官中,8人在政协或人大系统任职时被查。

其中,政协系统任职6人,分别是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原副主任杨刚、四川省政协原主席李崇禧、广西政协原副主席李达球、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祝作利。人大系统任职2人,分别是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以及此次落马的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

在上述8人中,有5人在政协或人大任职不到一年即被调查。其中,任职时间长的是李达球,于2008年1月当选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任职时间短的则是金道铭,就任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仅36天。

“59岁现象”腐败频出

同时,这8人均为20世纪50年代生人,刚过60岁,或即将满60岁,只有童名谦年轻,被调查时为55岁。

社科院日前发布的法治蓝皮书也显示,2013年查处的公职人员中,51岁至60岁年龄段人数多,占总人数的53.7%,“59岁现象”明显。据了解,“59岁现象”是指公职人员在临近退休年龄之际,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贪腐的现象。根据中纪委监察部公布的案件数据,被查处公职人员年龄的64岁,小的39岁。

实际上,已在政协、人大任职后落马的官员,不仅仅是省部级高官。

据中纪委站消息的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以来,1月20日,河北省人大常委、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省委原常务副秘书长梁树林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调查;1月22日,武汉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罗长刚被立案调查;2月10日,湖北省鄂州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刘沐珍被调查;2月24日,山西省政协常委、省地质勘查局原局长安俊生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等等。

解读

二线官员被追责能体现反腐决心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介绍,过去官员退居二线后,能不追究的就不追究了,但现在情况大变,“退到二线后并不等于万事大吉,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只要你有贪腐问题,不管涉及到什么人、什么职位,都会一查到底,这也体现了中央的反腐决心。”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介绍,退居二线的官员已经离开了权力的漩涡和制高点,这也就便于抓捕,那些正在权力掌握实权的官员,因为可以动用各种资源,其规避性也很强,可能相对不太好抓,这些官员仍需关注。

“这么多高官的被查,说明反腐的力度在不断加大。同时这些高官的被查,也会牵涉到其他更高的高官。”李成言表示,有时是一个利益链,不可避免会带来更大高官腐败的问题,“这就告诉我们,可能还会有大老虎将会浮出水面。现在的所有行动也是我们加大反腐力度的一种必然要求和趋势。”

中纪委家丑外扬证明并不会遮丑

纪委系统官员的落马,在专家们看来,显示了中央打击腐败的坚强决心。“中纪委把家丑外扬,说明中纪委并不遮丑,自身的腐败也严惩不贷。”汪玉凯说。

去年5月,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开展会员卡专项清退活动,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表示,全国纪检监察系统要“实现自我净化”,强调“打铁还需自身硬”。

就在日前,中纪委监察部站自曝家丑,通报湖北襄樊市国安局纪委书记驾警车肇事致人死伤等4起纪检监察干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典型案件。去年12月25日,中纪委就以同样的形式在官通报了4起纪检监察干部违纪情况。

李成言介绍,一些官员就算在纪委系统工作多年,同样可以腐败,纪检监察的权力是非常重要的权力。

他表示,这也是十八届新的中央领导在去年一年的反腐实践工作中,已经觉察到而且重点在抓的领域,“从王岐山上任后从纪委开刀就可以发现,新的中央领导重视了对监督权力群体的监督,这个监督也很有力度,也就是在这样的力度下,山西金道铭的问题才被揪出来。”

建立监察执法室专门监督执法者

汪玉凯介绍,很多原来在地方当一把手的官员,在位时都发现不了问题,只有退居二线后,他原来的贪腐问题才会被暴露出来,因为当时无法识别这些官员是否贪腐,“这是我们反腐制度设计上的一个缺陷”。

他表示,金道铭虽然是个案,但也很能说明问题,“他一边反腐一边在腐败,这次如果没有中央巡视组,可能就会被漏掉。纪检官员本身由谁来监督?这就形成一个新的课题。”

汪玉凯认为,这次中纪委提出改变纪检监察体制,比如本级党委不能任命本级纪委书记、副书记,同级纪委书记由上级纪委来提名,上级纪委可以对其进行监督等,对于纪委主要领导干部将会形成监督功能。

李成言表示,纪委经过一年的实践,已提出内部要建立一种监督机制,“据我所知,中纪委内部已建了纪检监察执法室,专门负责执法的监督,就像香港廉政公署的内部监督机构一样,专门盯着执法者,各个省市也都会相继开始建立。”他认为,这些执法室自上而下的串起来,就形成了一种内部监督、相对独立的权力和力量,“这样一个权力的发展,对整个纪检监察的监督将会起到一定的作用。”

原标题:山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被调查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广播

作者:陈荞

个人如何开发微信小程序
安卓手游开发小程序
病因病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