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浙江教育厅长痛批应试教育绑架了学生

发布时间:2019-04-08 21:50:26 编辑:笔名

浙江教育厅长痛批:应试教育"绑架"了学生

分身乏术李华绘(资料图片)

“‘状元热’一直是这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们热衷于追逐的现象。”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在26日召开的该省课业减负相关会议上表示,如今的应试绑架了教育,绑架了学校,绑架了学生,也绑架了家长。因此,课业减负势在必行。

教育功利化将浙江人精神埋没

浙江省省长吕祖善曾说过,浙江省只有人力资源,靠的就是聪明、智慧、吃苦、耐劳。可是现在的教育太功利,把孩子的灵气教没了。

浙江省教育厅巡视员张绪培对此也表示,浙江能够走在前面,是由于浙江人聪明有灵气,另外是吃苦耐劳的品质。“但是现行教育提出的‘教育可以改变人的命运’这句话,其实和‘书中自有黄金屋’如出一辙,太过功利。”张绪培还表示,如今社会上愈来愈多的“啃老族”的出现,和教育功利化是分不开的。

张绪培认为,现在的学生学习的动力大多分为两种,一种是家长的高压,一种是利益引诱。当他们已然为了利益而读书时,面对工作时一千多元的工资,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大多数人丧失斗志,宁愿居家成为“啃老族”,“如此功利的教育会将浙江人的品质给埋没。”

“文凭时期已过去,如何让孩子进大学后,有潜质有继续学习的动力,才是真正要关注的。”张绪培认为,现在,超标、超时、超量、超限的超负荷学习生活,让学生已没有过剩的精力去思考、探索他们感兴趣的问题。大量的课业负担,埋没了他们的个性,“以学生为本”也早已成为了一句空话。

“学生12小时的学习,老是加班加点,家长忙里忙外,教育死气沉沉。”刘希平说,这类一味求升学率、好学校而死记硬背的做法,反而使好多孩子埋没了才能,成为了彻彻底底的“本本族”。同时,也造成了学生厌学、教师厌教的恶性循环。

刘希平表示,应试绑架了教育,绑架了学校,绑架了学生,也绑架了家长。同时,过重的课业负担成为了应试教育的衍生物,他们掩盖了的本来应当属于孩子的空间。

为抓减负老师只能布置自己做过的作业

近,浙江省针对减负出台了《浙江省教育厅关于切实减轻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太重课业负担的通知》。其目的就是为了有效解决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存在的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问题里。

在这份通知里,看到,在课程设置、学生作业量、补课、考试管理、学生休息锻炼和招生秩序上都做了明确的减负规定。

其中,小学一、二年级不得留书面家庭作业,其他年级学生平均水平书面家庭作业量每天控制在1小时之内。初中学生平均水平书面家庭作业量每天不得超过2小时。提高作业的有效性,不准用增加作业量的方式惩罚学生。

刘希平还特意针对学生作业量进行了论述,老师今后布置作业,自己首先要先做,自己没做过,不能布置给学生。

刘希平介绍说,曾有家长“血泪控诉”孩子们的课程表时长乃至超过12个小时,学习变得很不快乐。“如今,让老师也做一做作业,就是为了让老师慎重对待布置作业,减少作业量,提高作业效率,不准无休止的布置重复作业。”刘希平说。

另外,《通知》还规定了,未来浙江的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将不在组织或变相组织中小学生进行补课。小学只在每学期末两次全校或全年级性记录成绩的学科考试。义务教育阶段任何学校不得举行或变相举行与入学相干的考试、测试,公办学校严格执行就近入学的规定,不得跨学区组织招生。

另外,《通知》还对课程设置、补课、招生秩序作了严格的控制和规范,本着以学生为本的原则,真正做到“健康,学习第二。”

浙江用制度确保课业减负赢得博弈

教育减负这个口号其实并不新鲜,包括浙江教育界也喊了很多年。刘希平也坦承,学生课业负担重,全社会都在批评,但是一直难以解决。

“在现今的应试教育不变的条件下,减负是一种博弈,因此更需要建立健全机制。”刘希平说,现在的家长,对减负还存在许多的疑虑和担心,因此,教育系统更应当在保证教育质量的同时,完善制度对减负的保证作用,加强监督,将各项规定落实。

为了让这次减负不再成为一纸空文,浙江省教育厅下大力度狠抓狠打,落实督查制。在原有的11条“轻负担,高质量”联系线的基础上,进一步落实建立了通报制度,各地督导机构在每个月5日前将上月督查工作情况报省教育厅督导处,并加大检查频率,缩短信访时间。

另外,省市两级还组织建立不定期互查、突击检查。对学生课业负担过重、且查处不力的教育行政部门,取消其年度教育科学和谐发展业绩考核资格。对学生课业负担过重且状态长时间得不到改变的地方,已评为“教育强县”的,进行年度黄牌警告,连续两年黄牌警告且“减负”工作仍没有明显改进加强的,建议省政府取消其“教育强人生清白尽芬芳县”称号。

“不以考试成绩论英雄,不以高分考生多寡论英雄。”刘希平表示,用心、用情、用力培养孩子,是一场硬战和持久战,一定要坚持,横下一条心,把这个老大难问题解决得好些,再好些。

“针对这个老大难问题,我们关键的还是需要社会的认同感,才能一直抓下去。”张绪培希望,学校、老师和家长要充分相信和配合教育工作,力争在接下去的一个学期,就初见成效

女性小腹部胀痛怎么了
经期延长可以吃点什么
排卵期出血多少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