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起风了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43:34 编辑:笔名

1  我看着对街那对热烈拥抱的男女,想起一首歌“……我只好假装我看不到,看不到你和她在对街拥抱……”  我没有假装看不到,我不错眼地看着,甚至嘴角有些微微上扬,玩味地看着。女的,很年轻,很漂亮,我不认识。男的,也还年轻。我很熟悉。  宋烨,年龄:32。身高:1.78。体重:70公斤。血型:A型。广告专业毕业,开了一家小公司。是我同床共枕了六年的丈夫。  丈夫。我的嘴角不禁又上扬了些。  看着他们进入车子,看着他们绝尘而去。  2  酒吧里流淌着低沉忧伤的情歌,人不多。不过没关系,我并不要人陪伴,有酒就好。记不清手里不知是第几杯了。我转动着手里的杯子,透过透明的液体看出去什么都变形了,有点扭曲。  再变形这还是个衣冠楚楚的世界。  有个朋友曾说过,半夜还在酒吧的女人,怎么看怎么都像在勾引男人。  勾引?  我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那我就勾引一个!  “嗨!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我诧异地抬头。这么快就有鱼儿上钩了?  我接过男人递过来的一杯酒。  很斯文的一张脸,牙齿很白,很少有男人有那么白又整齐的牙齿,很给人好感。身上有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我喜欢那种味道。我踢了踢旁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无需语言,男人的眼神说明了一切。宋烨此时不也在哪张床上翻云覆雨。  3  花撒四溅着凉凉的水,我晕晕的头有些清醒了。任水流过我的身体。我知道男人在外面等着。  一进门他就说,我先冲一下。很快进了卫生间,不一会湿漉漉地出来了,仅在下身裹一条浴巾。催我也去洗洗。  我甩一甩头,呆的时间太久了。  随手在身上裹了一条浴巾,轻轻打开了门。  男人斜靠在床头,床头灯投射着暧昧的光。听到声响,男人抬起头,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浴巾从身上滑落。酒精仍旧在我头脑里作用着,我既没惊讶,也没紧张。直直地看着他,看着他在我的注视下起了反应。我笑着夸了一句,身材真好。  男人也笑了:这话应该我说的。  轻轻地拥着我,男人温热的气息在我耳边痒痒,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跟一个陌生男人来这儿自然不是来聊天的。我忽然问了一句,你不问问我叫什么吗?男人似乎愣了一下,笑了,这很重要吗?  是啊,这很重要吗?各取所需,然后各奔东西。知不知道对方姓名有什么关系。宋烨很多个夜晚带着不同女人的气息躺回我身边,他是否知道那些女人的姓名?此时他也同样在这么一间幽暗的房间里吧?  想起小时候看到两条狗重叠着在打架,我曾经问过母亲。母亲说,畜生的行为,有什么可看的。  畜生的行为。  我不由得哈哈大笑。  我突兀的笑把男人吓着了。  “你怎么了?”  我止住笑,平静地说:“我要走了。”  “走了?”  男人有些错愕。看看我,确定我不是开玩笑。他由错愕变恼怒,愤愤地把我扔到床上,随即压了上来。我一动不动,任由他扯掉我的浴巾,冷冷地说:“你要强奸我?”  男人终于像泄了气的皮球,爬起身,闷闷地说一句,你走吧。  我当着他的面把衣服一件一件穿回去。男人不发一言,静静看着,脸色渐渐恢复了平静,我临出门时,他甚至微笑着说了一句,再见。  再见,还要再见吗?  回到家,宋烨还没回来。他给我的电话说今晚有应酬。他经常不是有应酬就是有个方案必须赶出来。  很晚了,作为妻子我是不是该关心一下?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什么时候回家?  短信很快回了:你又发错了。  看了一下电话号码,确实不是宋烨的号码,仅差一个数字。这已经是第三回了。不记得回是什么时候。我给宋烨发了短信让他来接我,等了很久没回音,我打电话过去,他说根本没收到。一看记录,原来发错了。第二回发错在宋烨出差的时候,看到天气预报说,宋烨出差的城市有冷空气来袭,担心宋烨带的衣服不够,发了短信让他注意。过了好久才有回音:你的短信发错了。我愣了愣,回过去两个字:谢谢!。  今天是第三回了。相邻的两个键我又摁错了。我索性拨了这个电话号码。  “喂!”  “喂。”  一个男人的声音,听得出对方有些意外。  “谢谢你。”  “没什么。”对方轻笑。声音很年轻很好听。  “问你一个问题。”酒精还没被我的身体消融,我的大脑不受控制。“你信这个世界有爱情吗?”  电话里出现了沉默。我可以想象一个男人被一个初次的通话的陌生女人问这种问题时的愕然。  我等着。  “我信。”对方终于回答了,而且很坚定。  这个问题我问过很多人,包括宋烨,大多这么回答,而且后面还有一大堆解释论证前面的“信”。无外乎爱一个人就是身不由己,就是奋不顾身,崇高一点的说,爱一个人就是要对方幸福,哪怕这幸福于己无关。这就是爱情。  对方没再进一步解释。  “我再问一个问题,你怎么看待男女之间的两性问题?我是说不是夫妻间的。”  这回对方没有犹豫,自自然然地回答了:“如果都是成年人,只要你情我愿,也没什么不可?”  “男人,下半身的动物。”我对着话筒哈哈大笑。  4  早上醒来时,宋烨不知什么时候已躺在我身边。他是个好男人,不管“应酬”多晚都会回到这个家。我轻轻起身,做早点。结婚六年了,我习惯了每天早起做早点。一直记得小时候一起床就能吃到母亲准备好了的早点。宋烨很少在家吃晚饭,两人一块吃早餐让我有家的感觉。我曾跟宋烨说过这些话,宋烨一句话就把我所有的话都堵回去了。他说,要有家的感觉,你就生一个啊。  我们结婚六年了,尚无子嗣。不是不想生。宋烨和我都曾去医院做过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一切正常,可就是一直没动静。宋烨把这一切都归罪于我。每每在我身上咬牙切齿地动作:我就不信怀不上。然而一个月一个月,我的例假一次次给了他失望。没有子嗣,他在外再怎么风光,回到他那闭塞的老家依旧抬不起头。为此我们两年没回过他老家。看他那么痛苦,我曾经说,我们离婚吧,你另外找个女人,生个孩子。宋烨阴着脸,看不出什么表情,冷冷地说,你想都别想。  我不知道他怎么想。  那一晚他喝多了,又在我身上努力创造希望。那次他确实喝多了。平时他很少醉醺醺回家,能不喝酒尽量不喝,他说要创造一个优良的后代。  他边动作边呜咽,我爱你,你这个妖精,我不知道爱你什么,可是我爱你,我不让你离开我。动作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瘫在我身上,眼泪鼻涕糊我一身。我同情又可怜地抱住他。  醒来后,他早已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胡话,依旧隔三岔五晚归,身上带着明显的女人印记,甚至懒得遮掩一下,我也懒得过问,日子一天天地过下来。  那个与宋烨的电话一字之差的男人成了我不咸不淡的朋友。我们网上聊得多。聊多了,我知道了他的一些基本情况。知道他叫袁野,和我同在一个城市,大龄,单身,是个牙医,星期六在某个酒吧弹钢琴。或许因为次通话时的话题太随意,以后的聊天也一直在这个氛围。话题很随意,气氛甚至有些暧昧。  袁野有过伤痛的过去,故事很老套:他为了爱情背井离乡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努力打拼。相恋五年的女友却不堪清苦,攀上高枝走了。然后他一直单身。  我笑他,那你还信有爱情。他笑笑说,不能因为丢了爱人,就把爱情一棍打死了。爱情是有期限的。  爱情是有期限的?  我不懂。  我仍旧在宋烨的“爱”里一块吃早餐,独自吃晚餐。  5  六月十五日,我的生日。往年这个日子,宋烨总是鲜花、蛋糕、礼物一样不落。今年却在傍晚给我来了一条短信,说是今晚加班。我笑笑,回了一条:早点回家,别太累了。自我感觉深情款款。  独自静坐了一会,给袁野发了一条短信:今天我生日,请我喝杯咖啡吧。很快回了:好,说个地方。  我去了我常去的咖啡馆坐着等袁野。或许随意惯了,并没有初次见面的紧张和期待,就像等待一个多年的老友。手机再次响起:你在哪个座位?我握着手机抬头搜寻,看到门口一个男人同样握着手机在搜寻。我挥了挥手。男人大踏步走来。走近了。我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嘴巴忘了合拢。对方受惊的程度看来并不亚于我。  “你是袁野?”  “你是夏雪?”  同样的不可置信。  这太不可思议了。这太像某部蹩脚的韩剧情节。这样的巧合是几万分之几的概率?袁野竟然就是那晚酒吧里的男人。我还记得他微笑着说再见。  真的再见了!  我是不信冥冥中有什么缘分在左右人。袁野说,有些事不由得你不信,先是错发的短信,而后又在错误的场合相遇,冥冥中有双手非要把我们拽到一块。且不论为了什么,我们终究逃不过那双手,相识了。我笑笑说,那只是巧合。怎么说你也是个医生,算是科学工作者,也信这个。袁野不置可否地笑笑。  之后我们在网上的话题越加深入。袁野调侃,我们都已经看光了彼此的身体,也就无需遮掩了。我笑笑,并不想解释那是我次在陌生男人面前出丑。  他怎么看我是他的事。  偶尔我们一块出去喝杯咖啡,宋烨不回家的时候一起吃个饭。袁野是个不错的伴,跟他相处很愉快。他很懂女人心理,也很会讨女人欢心,在他的引导下我也变得健谈了。  宋烨很少带我出去应酬,他说我太笨,除了会微笑,帮不上他什么忙,还要他分心照顾我。  我在他眼里一无是处。不知他非要留下我干嘛?  袁野说,我不是笨,说我就像天边的云,人间没有什么可以拽住我的脚步,所以我总是飘忽不定。那美丽的云彩让人无法拥有,又割舍不下。  说这话时,我正在袁野的住处翻着他的书。袁野的手指在我身上探寻着,我不着痕迹地避开了。我说,你这儿好多书,可以借我几本吗?袁野了解地笑笑。  屋子里很干净,看得出是单身男人的房间,没有女人的痕迹。袁野坦言,他不缺女人,或者说不缺上床的女人,但他从不把女人带回家。我笑笑,想起了那个夜晚。  6  宋烨回来得越来越早,在家吃饭的时候也多了,经常递过来探究的目光。  我有什么不对劲吗?  宋烨没说,我也没问。  我与袁野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听从他的召唤,我只知道跟他在一起很开心。星期六我会在袁野兼职的酒吧,也就是我们初次相遇的酒吧,找个安静的角落静静地看他弹钢琴。我不懂音乐,只看见袁野投入地弹着,嘈杂的环境丝毫影响不了他,那专注的神情似乎天地间只有他和他的音乐。这是他的另一面。与平日风趣、健谈的他截然不同。工作着的他又是另外一副样子。我去他那补牙,灯光下,鼻息相闻。我仔细看着那张冷峻的脸,此时在他眼里早已忘了我是天边的云之类的话,我只是他的病人。  我终于明白“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这句话。肋骨总要找到身体,冥冥中有双手在摆布着男人和女人。袁野说,那晚我把他晾在酒店,他确实够窝火的。可是他感觉我们还会再见。这大概就是缘份吧。  我明白我的平庸配不上袁野的,有一天袁野会厌倦我的平庸。然而在袁野一再地说“小雪,来吧,来我这儿吧”,我有了飞蛾扑火的勇气。  还没等我付诸行动,那双冥冥中的手又翻云覆雨了。  我怀孕了。拿着化验单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受。  宋烨看到化验单后欣喜若狂,激动地抱起我,大叫着,老婆,我们有孩子了。  他有多久没这么亲热地叫过我了。他真的很激动,许久以来次跟我说了那么多话,很动情的话。  他说,他爱我,一直都爱我,是我始终可有可无的态度伤了他,以至于他用错了方法,一直挑我的不是,甚至找别的女人刺激我,可我始终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我生日那天,他刻意忽略了,他希望我生气,伤心,可是我仍旧什么表示都没有。他很怕我离去,前段时间看我浑身似乎发着光,一个人出神,傻笑,那是我前所未有的。他很担心我会弃他而去。现在好了,我们有孩子了,你不会弃我和孩子不顾的,我们会过得很幸福。说到后来宋烨几乎有些可怜巴巴了。  我安慰地笑笑说,我们有孩子了。  7  袁野打开门,看到我,很意外,也很高兴。  “我买了菜。”我微笑着,就像一个妻子每天对丈夫说的。  袁野说,我这里没酒。我说,今天不喝酒,我只是为你做顿饭。  袁野笑了,这话听着好像这是的晚餐。我也笑了,笑得有些勉强。  饭菜很快摆上了桌,我打开CD,选了一首轻缓的曲子。  我们静静吃着饭,谁也没说话,我们似乎已经这样走过一辈子了。吃完饭,我坚决不要他帮忙。收拾桌子,刷锅洗碗。  我要完整地为他做顿饭。  袁野微笑地看我忙碌,说,这会,他感觉自己有家了,有个为他忙碌的妻子。我仍旧回他一个牵强的笑。  终于再没事可做了。  我该走了。  袁野不说话,牵着我坐进沙发。温热的呼吸让我战栗,我终于没能拒绝他的嘴唇。他的唇潮湿温暖,努力需索着。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体起了反应。我竭力推开他。他越抱越紧,似乎下一刻我就会幻化消失了。我渐渐有些迷乱。承受着他的吻,他的爱抚。他濡湿的吻一路向下……  腹部处微微有些凉意,我一惊。  我的孩子。  我猛地推开袁野。  不行,不可以,我的孩子在看着我。  我匆匆整理衣服。袁野还没从迷乱中恢复过来,不解地看着我。  “我该走了。”我整理完衣服,平静地说。  “我们还能再见吗?”袁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我避而不答,笑着说:“再见!”  再见,其实我想说的是谢谢。  如果我是云,那也是雨做的云,感谢他带来了阳光,我的天空同样可以熠熠生辉。  起风了。  站在灯火阑珊的街头,长发乱舞,我不由得泪流满面。 共 525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手淫能够造成阳痿吗
黑龙江治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上一篇:青春纪念

下一篇:弯月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