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无上圣天 第803节:不给人不干

发布时间:2020-01-17 16:15:13 编辑:笔名

无上圣天 第803节:不给人不干

“叛军当真实力如此强大?连天下第一的秦家军都没有全胜把握吗?”立刻就有人轻声议论了起来,秦孤月也是直起身来说道:“叛军在越川之战后招募了大量的散修,将修士编入军队,所以战斗力倍增,他们的战斗力应该不在邪魂教的精锐部队之下……”

“这怎么可能?”永明陛下皱眉,秦孤月却已是用事实说话了:“越川之战后,仅仅七天时间,叛军已连下十城,逼近洛水之畔的南都城,落城一线,陛下,您难道认为他们的战斗力不及邪魂教吗?”

群臣顿时色变,几十年前,一个邪魂教就险些灭亡了圣天王朝,如果一向战斗力并不强的大楚也拥有了等同于邪魂教的战力,那岂不是也可以灭亡圣天王朝了?

这还不算上一个出了一个蛮王拓跋野的南蛮和实力强到离谱的西夷云中国,真的是如永明陛下所说的那样,圣天王朝已是国难当头,危在旦夕了。

永明陛下眼神闪烁了一下,似乎是在盘算着全局的利益得失,最后他看着乾坤殿里的众臣说道:“国难当头,朕思量不能坐以待毙,否则九泉之下必有愧于历代先皇,所以朕决定仿效父皇……”

话音落下,众人立刻有人反应了过来,陡然说道:“陛下,您……您要效仿武烈陛下,御驾亲征吗?”

“不错。”永明陛下眼神坚毅地点了点头说道:“朕打算效仿父皇,亲征镇南关,阻挡蛮族大军。”未等众人反应,他已是抬起手来一指,对着岳国公说道:“北方战事,就委托于你了,岳国公。”

岳国公高长恭听得永明陛下的话,眼神一动,立刻匍匐在了地上,以头顿首说道:“陛下所托,臣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话音落下,永明陛下已是张口就下旨了;“岳国公高长恭听旨,令你领十万钦天军北上,相助海山关,抵御邪魂教余孽,江山社稷,托付于汝,万望珍重,候君凯旋!”

“遵命!”岳国公应了一声,却听得永明陛下说道:“皇道天极剑,你一并带去海山关,切不可让邪魂教余孽越海山关半步,以免天州生灵涂炭,朕不想做万古罪人。”

“人在关在……请陛下放心!”岳国公高长恭庄重地叩了叩说道:“臣请父子一同前往驻守海山关。”

“嗯,父子同守海山关,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永明陛下点头首肯了:“授兰陵侯高虎二品破虏将军,与岳国公一同前往海山关守关。”

谁知道岳国公听得永明陛下这句话,竟是顿了顿首,又说道:“若是关破,我父子皆蒙皇恩,愿皆以死相殉国难!”

话音落下,刚刚松了一口气的群臣,目光又凝重了起来。岳国公的意思很明显,他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

就在众人唏嘘于岳国公的一片忠义之情时,永明陛下已是转过头来,把目光落在了秦孤月的身上:“日月侯,早在朕未曾登基之时,你便是朕的左膀右臂,如今国难当头,朕仍旧希望你带兵前往嘉门关前线督战,请你不要推辞。”

秦孤月听到永明陛下的话,也是顿首说道:“陛下明鉴,秦家军对抗大楚叛军,已是捉襟见肘,如果再抽调去西北前线,无异于两头落空,拆东墙补西墙,臣,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秦孤月这样一说,别说是永明陛下了,连旁边跪着的岳国公心里都清楚得很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秦孤月要的就是两个字“给人”!

你给人,我就干,你不给人,免谈,恕在下无能为力!

这是赤果果的打劫啊!要挟永明陛下就范。

永明陛下也是眼神微微一变,嘴唇张开,似乎想说一些什么,但又好像被他强压了下来,倒是秦孤月先开口了:“陛下,舍弟秦傲风虽然年仅十三,但却已是武宗境界,他受到父亲与在下的影响,希望能够为国所用。所谓聚贤不避亲,还希望陛下能够让他在朝廷听用。”

“哦?”永明陛下似乎也没有想出来,为什么现在自己与秦家的关系这么僵,秦孤月的弟弟秦傲风居然还会主动求官,出于好奇,他还是问了这么一句:“那以日月侯的意见,令弟秦傲风什么职位比较适合?毕竟如今天州各大要塞并无空缺,军中职位也……”

秦孤月听得永明陛下的话,居然直接说道:“舍弟虽然实力达到武宗,但是心智毕竟尚未成熟,还是在云京城内,朝廷之中听用比较合适一些。”

秦孤月居然没有趁着这样好的机会,把自己的弟弟放出去多立军功?而是直接让他在云京城内,不就等于每天上朝来被永明陛下看着吗?

很多的人不理解,但是永明陛下显然理解了。

秦孤月的意图是什么,他明白了。虽然来说,秦傲风对于整个秦家的意义不大,但毕竟也是秦战天的儿子,秦孤月的弟弟,有人质,总比没有要好得多。

至少这告诉了永明陛下,你手里至少捏着云京城秦家这么多号人呢,你怕什么?你如果真想解救国难,就给我爽爽快快地给兵!

“好吧,那就擢秦傲风为御前正三品侍卫长,在兵部供职吧。”永明陛下点了点头,下了一道御旨,又扭过头来,对秦孤月说道:“爱卿的苦处,朕已经知晓了。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也该是让那些忠于我朝的热血青年征战沙场的时候了……兵部尚书,户部尚书!”

在秦孤月的身后,两个年纪略大的儒官分列而出,拱手应道。“臣等在。”

“着手征兵!限令兵部和户部,十日之内,全国范围内征集到十万兵员,送到嘉门关前线!”永明陛下这句话一说完,有三个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第一个,第二个,当然就是户部尚书和兵部尚书那两张老脸了:“陛下,十日之内征集十万兵员这……这恐怕会引起民怨啊!”

“陛下,征兵之事,不能操之过急啊!”

面对这两个有些迂腐的儒臣,永明陛下的手段也是十分铁腕的,“目前王朝四面皆敌,前线战士为了保护一寸土地都在流血,难道不该让这些热血的男子汉上去为国家尽一份力吗?征,朕就不信了,天州万里河山,都征集不到十万的男丁做兵员吗?如有人阻挠,以谋反论处,直接格杀!”

“什么!”话音落下,群臣皆惊,铁腕,不,这已经是铁血了,如有人阻碍,居然以谋反论处!

“陛下……”儒臣们顿时就惊住了:“陛下,此事……”

“你等若是再行阻挠,也以谋反大罪论处!”永明陛下的声音骤然提高了起来:“若是户部和兵部做不成这件事,你们上上下下,也都不要干了,各自降职一级,等着回家赋闲吧!”

“这……”面对群臣的惊恐,以及年轻的永明陛下少有的刚毅铁腕,所有的人都如履薄冰,诚惶诚恐。只有一个人想骂娘了,而且他也是刚才变了脸色的三个人之一——秦孤月。

秦孤月想要的是兵员,训练有素的兵员,而不是新兵蛋子,秦孤月真的难以想象,如果十天之前还捏着锄头的农民,在面对云中国大军的时候,会不会尿裤子。

给他十万名在十天前还是农民的新兵,你除了可以报废云中国圣殿骑士团的上百套骑士宽剑和马刀,还有什么用处没有?

但是他总不能在这乾坤殿上公然爆粗口吧,他也不好直接说,你给老子训练过的兵,老子不要农民吧?再看永明陛下,则是一副,朕为你尽力了啊,你看,没有兵员,朕冒着民变的风险给你招来了十万新兵,朕也不容易啊……你不要,你不要朕就不给了啊!

这样一副欠打的态度,秦孤月也就拿他很无奈了,只能匍匐下来,叩了一个头说道:“谢陛下隆恩,在下一定在西北好好练军,早日收复嘉门关。”

秦孤月和岳国公,两人一个在东北,一个在西北,一个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海山关一丢,立刻就要父子两人双双殉国的,秦孤月这边倒好,轻飘飘一句话:“我会好好练军,早日收复嘉门关”的,说白了就是,嘉门关已经丢了,俺会尽力的,反正只要战局不要糜烂到完全不能看,秦孤月是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身家性命的。

就在一些儒臣纷纷私底下批驳秦孤月不够忠义的时候,我们的秦孤月恨不得拿口水喷他们一脸,你看看岳国公带的是什么兵,十万应天军呢?老子呢,老子带十万农民兵去嘉门关,我容易吗我?”

但是不管秦孤月接受还是不接受,户部和兵部自那一天早朝之后就动了起来,疯狂地动了起来,当然,这一切也都跟秦孤月没有什么关系了,应天军当天晚上就开拔了,一路跟着岳国公高长恭和兰陵侯高虎去东北了,秦孤月也是回来整理了一下行装,跟秦傲风嘱咐了几句,也就动身前往西北了。

随后永明陛下也带领羽林卫朝着镇南关的方向赶去。

与此同时,洛水之畔,浩浩荡荡的秦家军,黑衣黑甲,云海金弓战旗猎猎飞扬,一座一座营寨已是在忙碌的建设之中,同时,在云海金弓战旗之中还夹杂着为数不多的篆体“千”字战旗,这是千家,千寻雪带来的队伍。

洛水的另外一侧,遥遥已可以看见大楚军中竖起的“楚”字蛮狮旗,以及血红色的“严”字旗,那是严武钧当初征伐百越时的王牌:严家军,又称不动山军,地位相当于圣天王朝的秦家军。如今严武钧篡位成了大楚皇帝,这一支不动山军的地位也是水涨船涨,稳稳坐上了大楚第一王牌军的宝座。也不知道是严武钧故意的,还是不动山军在打前阵,所以到了洛水之畔。

两个朝廷的两支都号称第一的王牌之师,分列在洛水两侧,如同两头蓄势而发的蛮兽,争锋相对。

几乎是同时,一个王朝,在四个方向,同时进行着一场艰苦卓绝的战争,几乎每一场战争都可以决定着,圣天王朝的未来。

当然了,这也有可能是秦孤月,和整个秦家的未来。

此时跟着秦孤月再次踏上前往嘉门关之路的人,与上一次被上官天琦像拐卖人口一样扔在五行乾坤壶里带走不一样,这一次洛绯凌和冉清默与他随行。

本来秦孤月是想御空飞过去的,但是后来一盘算,感觉御空飞行不仅耗时持久,而且以他现在的实力境界,可能还好,但如果是冉清默,可能会感觉很吃不消。当即也就没有存了节省的心思,直接到圣贤书院里用传送石阵,去了距离嘉门关最近的岳麓分院。

原本以为岳麓分院距离云中国和圣天王朝对峙的战场,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谁知道,秦孤月才从石阵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错了。

只见偌大的岳麓分院里,连这安放传送石阵的广场上都站满了人,确切地说,聚集了大量的军队,以及伤员。

在这些营帐之间,圣天王朝的青云昊天旗若隐若现,很显然,这岳麓分院已经被从嘉门关溃退回来的圣天王朝军队给占据了。

甚至连伤病员都转移下来了……也就是说,这里距离前线并不遥远,甚至说,可能是距离前线最近的地方了。

秦孤月皱了皱眉头,不禁对身边的洛绯凌问道:“岳麓分院距离嘉门关有多少距离?”

洛绯凌摇摇头说道:“具体不知道,但是绝对不少于一百里。看来,西北的战事溃败得已经超乎我们的想象了。”

秦孤月从接到段九霄的求援,到赶到西北的岳麓分院,最多也就一个星期的时间,谁知道居然又溃退了一百里。

其不说永明陛下征招来的十万农民兵战斗力如何,单说现在的西北的圣天王朝军队能不能够撑到十天之后援军到来,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先去看看段九霄的情况吧……”冉清默看了看现场,以及那些浑身血污的伤兵摇了摇头说道:“他最了解前线的情况,我们去看看他吧!”

在秦孤月亮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很快,他们就在一名圣天王朝军队的将官带领下,在一间样式陈旧的小屋内见到了圣天王朝的嘉门关守备将军:段九霄。

此时的段九霄,比起两个月前在云京城辞别秦孤月,前往西北时,已不知消瘦了多少,此时他眼窝深陷,颧骨也显得高出了许多。此时他看到秦孤月等人到来,悲戚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一丝喜色。

随后,这名一身素衣,头上缠着黑纱的战地指挥官开口说话了:“孤月,你们总算是来了。”

“你是要问援军的事吗?”秦孤月似乎是知道段九霄要说什么,直接就对他说道:“今天来的只有我们三个人,后面的十万援军,十日之内会陆续赶到。”

“嗯。”段九霄点了点头,不禁问道:“抽调的是哪一支队伍?该不会是你的秦家军吧?”

秦孤月摇头。

“应天军?”

秦孤月还是摇头。

“我去,不会是地方守备军吧?”段九霄搓了搓手心说道:“那些队伍的战斗力实在不行啊!”

秦孤月依旧摇头。

“还不是?那是什么队伍?”段九霄这一下可有点蒙住了。

“新兵!永明陛下征召了十万新兵过来支援你!”秦孤月苦笑着用无奈的语气说道:“十天之前他们可能还在田里捏着锄头柄呢!你将就着用吧!”

这一下段九霄脸上的表情,那才叫好玩呢,皮笑肉不笑,想笑却好像是哭一样。“这是要放弃西北战线吗?这些个新兵看到圣殿骑士团的集团冲锋,岂不是要直接被吓到尿裤子?”

“不知道,但是近期你肯定是没法用这些人的。”秦孤月也没有给段九霄打退堂鼓,而是侧过身来,对着段九霄介绍身后的洛绯凌和冉清默说道:“不过这两位,应该对提升你部队的战斗力有很大的好处。”

“这……”段九霄虽然知道秦孤月身边奇人异士比较多,但是两个人,对上十万大军能有什么用处?但是秦孤月一开口介绍他们,段九霄立刻就改观了。

“这一位是洛绯凌,是天机星主,擅长兵法谋略。”

洛绯凌也是谦恭地笑了笑说道:“谋略方面,在下小有心得。”

“这一位是冉清默,是文曲星主,她的琴音可以为范围内的敌我双方施加状态,而且她还是棋术圣手,擅长排兵布阵。”

冉清默盈盈一笑,欠身说道:“嘉门关的事情,我等已有知晓,希望能够助段将军一臂之力。”

这一下段九霄是真的有点呆了。

命星体质的修士,万里挑一,秦孤月一下子就给段九霄带过来两个,而且还都是长于群战和国战的命星体质。

这分明是得一人堪比万军的节奏啊!

看到段九霄脸色的变化,秦孤月也是在那一间小屋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了看桌上摊着的西北地形图,对着段九霄说道:“好了,九霄,你也坐下来吧,我们来商量一个事……”

“嗯,什么事?”段九霄刚刚坐下来,听到秦孤月的话,差点没惊得从椅子上掉下来。

“就这几天,帮你夺回嘉门关的事!”

深圳市大鹏新区妇幼保健院
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
重庆如何治疗牛皮癣
九江白癜风医院
威海治疗白癜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