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在墙之外 第一章 生日

发布时间:2020-01-17 06:26:14 编辑:笔名

在墙之外 第一章 生日

“这……是什么鬼啊……”陌元霜刚一回家,就看见自己家门口贴着一张奇怪的纸条,上面写着一些令人看不懂的数字,还画着一个方块的图案。

“M710405?什么意思?谁弄的恶作剧吗……”陌元霜随手把它摘下来,顺手开了房门。

屋内突然莫名其妙挂起一阵狂风,陌元霜用手挡了挡,随即望向风刮来的方向,有点茫然。

咦?今天我没关窗子吗?

伸手关好窗子,陌元霜又听身后嘎吱一声,随后本能的转过去向后一退:“什么人?!”

门又嘎吱嘎吱的响了响,不过是因为她只顾关窗没关门而已。

陌元霜把门关上,一切似乎都回归了正常。

不过……怎么感觉还是不大对劲……

“嘀嗒。”一滴水从房顶上滴落,有点唐突,有莫名有点阴森。

“怎么回事,漏水了吗。”陌元霜随手用手一擦,却感觉这质感粘粘的,似乎不像水的样子,便抬起手来一看。

但抬起手的瞬间,陌元霜顿时愣住了。

红色的……

是血!

陌元霜下意识的抬起头,刚巧看见一个穿着白衣服看不清面容披头散发的女子,也顺着她的视线垂了下,来。与她对视。她的头发上满是鲜血,正顺着头的方向滴落。

陌元霜吃惊的长大了嘴,但还是镇定过来,眼疾手快的随手拿起自己书架上的一本书向那人砸去,那人哀嚎一声,随即四肢着地的扑在了地上,与陌元霜对视一眼,向后跳了两步,立马跌跌撞撞的向门外跑去,却又撞在了门上。

刚刚我明明关上了门……这家伙是怎么进来的……

难道是在我关窗的那一瞬间吗……那那个嘎吱声……果然还是有人进来了……

还没仔细思考清楚此事的来龙去脉,陌元霜就见那人已经将手放在门锁上,随后在门锁上留下一团鲜血,门锁便自己破了一个洞,锁随即破开。那人用头猛地把门一撞,头破血流的跑了出去。

“等等!”陌元霜刚想追出去,又忽然愣在了原地。

这东西……若真是要害我……我斗得过吗……

只是斟酌片刻,陌元霜就打开抽屉拿出了一把美工刀,朝门外追出去。

临阵退缩,可不是我的风格。

然而,她并没有注意到,那张贴在门外的纸,已经被她随手丢在了地上,且微微泛起红光。

墙上的钟嘀嗒嘀嗒的响着,正好11:58。

陌元霜迅速追出门,却已经看不到那人的影子了。

黑漆漆的楼道,令人什么都看不见。陌元霜迟疑在楼道,因为她疑心有诈。

“嘀哩哩。”安静的楼道里,忽然从暗处响起了一点点细微的声音。

陌元霜提刀警惕,却又忽然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时钟12点的提醒。

十二点了吗……如果我继续追……被埋伏了也不会有人来救我吧……

不,就算不是这个时间,这里的每一个人对她的遭遇也都会无动于衷。

这就是这里的人。和这座城一样,冰冷,无情。

既然已经没影了,要不我还是回去?

还没容她抉择,自己就从身后感觉到越来越明亮的光线,随即是一股举大的冲击力。

“砰”的一声响在陌元霜耳边,把她的脑袋震得发疼。她只觉得自己不受控制的往下坠落,什么也看不见,随即重重的摔在地板上,疼得起不来。

好痛……刚刚那个……是爆炸吗……

陌元霜忽然想起那张纸上闪起的红光,顿时明白了什么。

呵,定时炸弹吗……

陌元霜强撑着直起身,无力的靠在墙上。她感觉自己骨头都摔断了,现在提个刀都费劲。

还好自己离开了房间……否则不知比这惨多少倍……

咬着牙站起来,陌元霜扶着墙一步步向前小心翼翼的走,辨认着周围的环境。借着门口的月光,她总算是看清楚了,这里是一楼。

陌元霜家住三楼,看来是直接被炸到了这里。

身边的碎片数不胜数,有的还划伤了陌元霜的皮肤,不用看陌元霜也知道,那是木制楼梯的碎片。

要是没这玩意儿挡一下……可能早就被摔死了吧……

陌元霜一步步的走出楼门,朝四周观望了一下,四周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

那东西……不在了啊……

陌元霜转过身,正思考着怎么从被炸碎楼梯的楼层走上去,却忽听一声嘶吼,随即被猛地一撞,被人压在地上掐住脖子,顿时觉得呼吸困难起来。

长长的头发垂下来,陌元霜立刻认出来,这就是从她家里跑出去的家伙。

此时的陌元霜毫无缚鸡之力,或许在之前她还有能力还击,可现在的她被如此一摔,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尖尖的指甲从皮肤上划过,脖子上划出道道血痕。鲜血从脖子上顺着流下,滴在她的手上。

可恶……这样下去……只能赌一把了……

陌元霜艰难的将手伸向小刀的位置,手碰到的那一刹那,她几乎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但她还是保持自己清醒的意识,将美工刀推出一节,从右侧用尽全身力气将小刀插在那人的太阳穴上。那人一愣,总算是放开了手,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陌元霜躺在地上筋疲力尽的喘息着,她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厌恶的空气中的味道原来是如此珍贵。她几乎感觉自己马上就可以闭上眼睛,去迎接死亡。

大概过来10分钟左右,她终于缓过了气,努力爬到那具尸体前,好看看她是谁。

陌元霜剥开她的头发,却猛然倒吸一口凉气,浑身直冒冷汗。

那人的双眼已被挖去一只,脸上的一层皮已被撕掉,胸口只有空空的肋骨,甚至连心脏都没有。

这样的人,任谁来看都不会相信她是活着的。

但是谁能想到,这个人,刚刚还在死死掐着自己的脖子,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陌元霜从不相信什么怪力乱神,但有时候,评判相不相信的不是在心,而是在你有没有见过。

陌元霜只感觉自己今天经历的一切都太过神奇和诡异,或是被定时炸弹炸伤,或是被女鬼顶上,不知道还差点什么。

身下的影子映衬成双,陌元霜想反应却已经来不及了,身后的影子猛地往自己的后脑勺打了一棍。

以前还嫌背后敲闷棍这招太土,现在才发现明明这招最好用。陌元霜只觉得脑后一凉,鲜血糊住了眼睛,最后只看见一张纸从身旁莫名其妙的飞出来,上面用鲜红的字写着:过关。于是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人放下棍子,将自己的口罩摘下来,要是陌元霜还醒着,立马就会认出来,这就是她的好闺蜜维雅。

“你们说的我都照做了,什么时候放了我父母?”

黑暗中渐渐走出来一人,对着维雅鞠了个躬,恭恭敬敬的说:“谢谢您,维雅小姐。您的父母,不久后就要与你相遇了。”

“啊!真的吗!太好了!”维雅惊喜的叫出声,随后又有些愧疚的看了陌元霜一眼,问道:“你们要带她去哪?”

“这就不是您需要知道的了,感谢您的合作。”那人抬起陌元霜,转身离开。

维雅愣愣的留在原地,不禁露出了笑容。

呵呵,陌元霜,你以为你是个孤儿我会不知道吗,像你这种下层的狗,就不配和我在一起。

维雅呆呆的笑着,却忽然注意到了什么。

“你!有尾巴!”

是的,她没看错,茫茫夜色吓,那人的身后正有一条尾巴。

“啊!你不是人!”维雅尖叫了一身向后逃去,那人咬了咬牙,心想大事不妙。

正在维雅跑在一个拐角,一道影子忽然闪出,猛劈了一下她的后劲,维雅随即晕倒在地。

那影子从黑暗中走出,不屑的看了一眼那人。

那人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大声说道:“喂鼎环!你来插手我的任务干什么!”

鼎环无奈的撇朔奇一眼,说:“我不插手,你就让这丫头去闹事?连个尾巴都藏不住,要你有何用!”

“你!”朔奇一时语塞,随即又指着鼎环的身后说:“搞得像你藏了一样!”

鼎环一脸无所谓的甩甩尾巴,挑衅的说:“我又不是这个任务的主力,爱藏不藏。”

朔奇这次没有理由再反驳什么了,只好闭上了嘴。心想自己明明表现的很好,不就是因为尾巴吗……

“你俩任务都完成了吗?”黑暗中,一个黑影缓缓成型,凭空坐在空气中。

“报告大人,任务已完成。”鼎环单膝跪地,朝黑影行了个礼。

“那,小奇你呢?”黑影转头看向朔奇。

“我……”朔奇迟疑了一下,对鼎环在一旁的挤眉弄眼咬牙切齿。

“大人,他的可不能记功,是我帮他的。”鼎环插在朔奇前面,得意洋洋的说。

“切……”朔奇不屑的咬咬牙,扭头不否认什么。

黑影好笑似的看着他俩,没再打击朔奇,从天空中飘下,落到距离陌元霜不远的地方:“小霜霜现在可真是太弱了,连灵气都没有。反应太慢,一回家就把阴鬼放进去了。不过还好,有点儿勇气,否则就在房间里被炸成渣了。她的手上粘了血,又刺的是阴鬼的太阳穴,所以面前还是算封印住,但还是输在了最后的偷袭。”

“大人,我们直接把她抓回来就好,何必这么费工夫?”朔奇十分不满今天的表现,不禁有些抱怨。

“这个啊……”黑影笑了笑。“这样不仅符合那个规定,也可以试试实力不是吗。况且,你俩的身份现在暴露还太早。”黑影顿了顿,随即渐渐消失在了黑夜中,只是听到回音说:“好了,现在计划总算是可以开始了,她,也该和我家小夜夜相遇了呢。”

黑影回头看了一眼陌元霜,眼神里满是煞气。

等着吧小霜霜,你以后要经历的怪事,还多的很。

济南钢铁总医院预约挂号
湖州市南浔区练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治疗阳痿医院
南昌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榆林白癜风治好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