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原罪未央 第448章 一目·瞬面

发布时间:2020-01-17 00:03:07 编辑:笔名

原罪未央 第448章 一目·瞬面

那是一股抽紧的凉意。

从视线的交触点扩散开来,不紧不慢,好似寒暄,可是却有着无法磨灭的力道,沉重并接踵,足以成就凄苦。

是这样的预感,修既不言也不语,宛若受到了绝症感染,酸涩双眼与恶性肿瘤同样狼狈肿胀,自生自灭,坐等僵冷的流霜。

她没有看见过八哥犬露出这样的表情,或者该说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一只狗狗的身上简直难以置信,压抑而诡异,可是她必须承认,自己在这一刻的感受确确实实悲切,确确实实凌虐。

“听着,事情会有好转的。”

顾小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对真实内情毫不清楚的情况下先开口予以安慰,只是觉得应该这么说,自己也只能这样开口,而身体比潜意识活动得更为迅速,也更为契合她的本性。

她是想要知道的,修明白,可是他也是不可以对她坦率的,因为自家老大早已发出提醒。

为什么那个男人总是能够做到先见之明呢?

为什么什么都被他预料到了,而它居然一点儿也不觉得可怕。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面对布拉德?德古拉,可是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灵魂与灵魂之间的距离……至少布拉德对自己更近一点。

修以无法被人察觉的轻微动作努力平复,颤抖着沉下心来之后它缓缓开口,语气比起善意的提醒,它更像是在威胁,但隐隐的有“可疑佯装”的迹象,“我必须告诉你,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这并不能吓到顾小小,虽然是略显烦闷的男中音,但是并不能成为退缩的理由……起码此刻是这样的,而且对方还是只可爱的八哥犬。

顾小小努力坦露心迹,并且希望能够将自己的关心传达到对方那里去。“也许是这样,可是我感觉得到你需要倾诉,想要说出来,而且……应该说出来。”

“你感觉?”

“是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就是知道。”顾小小深深凝望着它。

她没有撒谎,确实……有的时候她意识与身体会变得好似不再属于自己,主导权并不能完全被掌控在她的手中,但是她并不觉得丢失了安全感。无论如何,就算把这种情形看成一场普通人类会遭受的病症,那也是她,是她的一部分。

修回望着她,良久,脱口而出的却是一句询问的话,“那么,你还记得吗?利迦百农小镇。”

顾小小缓缓地眨了两下眼睛,随后视线难以脱离,充满了压抑与愕然的平静。“啊……果然,那时我在那个旅馆前看见的那只无精打采、死气沉沉的八哥犬是你。”静水微澜。

八哥犬回望了一秒,然后有些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哦,你就不能用一些会让人听后心情愉悦的形容词语吗?”看到顾小小又要做“活泼可爱”的口型,八哥犬修连忙改口,像是认命,又像在对天长叹安慰自己,“……好吧!我应该感到庆幸,你至少没说我‘老气横秋’。我不该对你那么多要求,这些提出要求的机会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渴望,我只想……只想……”最后的几个字全部消散在微微凉的空气中,“……那你还记得吗?是谁指引的你?”

“什么?”

修顿了顿。忽然语调凝重,它极为郑重其事,一字一顿都好似深不见底的无底洞,牵动着顾小小的每一次幻想的心跳,她几乎已经开始产生悔意,自己是否还该听下去。“我会出现在那里只是作为一个标记,提醒你应该前往的目的地,那么,你还记得在此之前,是谁告诉的你、说要找到我的所在地的吗?”

“我……我……就是找到你所在的地方,这有什么问题吗?”顾小小深呼吸尝试了两次,专注而努力地搜寻回忆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有关于这个谜题的脑内容量好似一个逼仄空间,而她身为本体居然一丁点都没有察觉与感觉,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可是在她眼中映射出来的修的表情却让她意识到这一切似乎不能称之为正常普遍,“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一目?瞬面。这就是她能够成为‘隐者’的原因,也是为什么你会忘记的合理解释。”

“一目?瞬面?什么意思?”

“薇薇安,所有人对她的记忆只能保留到相遇当天的终结时刻也就是午夜,过了午夜所有与她有关的印象、交流、情感、联系……全都会消失不见,也就是她的存在感,最多只能维持一天,最多。”

“那么我刚才问她的时候,为什么她要说谎呢?为什么要告诉我我们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好像只希望我记得今天是初次相见……”

“等等,你刚才发现她说的是假话了?”

“有这种感觉不对吗?”

“不,很不对。”

“那么,刚才我让你回想的时候,你也是有那种感觉吗?”

“我以为是错觉,只是我的脆弱心理在作祟。”

“没有人有那种感觉的,顾小小……”“至少在她的诅咒面前,谁也无法成为例外。”除了古镜与方旭――修将最后一句话掐断声息,只熄灭在自己的听觉世界里。

“诅咒?听起来,那是一种特殊的能力……”

“也可以这么说,看利用的方式了,可是她自己无法控制,那么也就只能称之为诅咒了。”

无法控制,只能存在到午夜……

“哦天呐,那么也就是说,过了午夜十二点,我也会忘记她了吗?”

“是的。”

“这实在是太过残忍了!那么,你呢?可是不对啊,你和她不是……”

“没有人有那种感觉的,顾小小……”“至少在她的诅咒面前,谁也无法成为例外。”除了古镜与方旭――修将最后一句话掐断声息,只熄灭在自己的听觉世界里。

“诅咒?听起来,那是一种特殊的能力……”

也可以这么说,看利用的方式了,可是她自己无法控制,那么也就只能称之为诅咒了。”(未完待续。)

深圳市福田区肛肠专科医院怎么样
龙口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西宁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治疗牛皮癣甘肃哪家医院好
宁夏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