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喵神大人等我别走 第四章 想娶你

发布时间:2020-01-17 15:36:36 编辑:笔名

喵神大人等我别走 第四章 想娶你

此后,耄耋神君和木兮便一直在第二境里安然的过日子。

耄耋神君是一副傲娇又清淡的性子,本也是一只独居动物。他这种独居,是真的爱独居,并不会因为自己一人久居就感到寂寞,偶尔凑凑热闹尚可,时间长了反倒焦虑不已。就连黄诞和猴子也只可以小住,常住的话耄耋宁愿把第二境让给他俩。

现在有了木兮,木兮又是好撒娇的性子,粘人粘的像块刚出炉的年糕。耄耋神君画画,她趴在桌案上给耄耋磨着墨,盯着耄耋神君可以看一上午;耄耋在园中练仙术,她就在一边荡秋千,又可以盯着一下午;耄耋喜欢在银丹草上午睡,木兮便拿把扇子坐在耄耋边上给他赶虫。耄耋本以为自己坚持不了太久,毕竟这样被别人一直盯着实在有些为难,甚至有天心血来潮,在第一境找了一处僻静之所以备自己实在太烦时,有个住所可以躲躲。没成想,他却一天也没有去住过。木兮越来越腻歪了,可耄耋神君呢……却愈加习惯。

木兮似乎腿脚有些不好,却偏偏喜欢四处走动,逛逛森林。耄耋帮她检查过,却怎么也查不出哪里有问题,骨头和筋脉明明都很正常。于是耄耋神君便无论去哪都会陪着木兮,有时也带她到第一境中去逛逛集市。

一日三餐基本就靠神君把灵力幻化成各种凡间的食物给她吃,与其说木兮在吃食物,倒不如说她在吃耄耋神君的灵力。天界没什么凡间的食物,而且天界的环境也不是凡人可以常呆的,必须有仙人法术灵力帮助护体才行。耄耋神君想过与木兮在凡间生活,奈何神仙都是不可随意出入凡间的,木兮能留于天界已实属不易,可不敢再生事了。

但是,凡人一日三餐,就算是上神,每天这样输出灵力也是损耗元气。更何况,似乎是耄耋的“厨艺”不精,木兮看起来总是没什么食欲。耄耋便用灵力换着花样的变各种食物,灵力更是如流水般耗损。于是夜晚,耄耋神君干脆就睡在莲花池中,需多些吸收月光精华才好。

木夕察觉到耄耋每到夜晚都会离开殿内的。这天,耄耋哄她睡觉,于是她便装作睡着了。待耄耋离开,木夕便悄悄跟在耄耋的后面,不知不觉便跟到了莲花池。

到了莲花池,月光投射在水面上,朦朦胧胧的。池内的荷花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娇嫩。耄耋神君站在池边,闭眼念上几句口诀。突然,池中哗啦啦响起一大片水声,池底竟缓缓冒出一朵巨大的红莲。

耄耋念毕,解开了衣带,露出了俊美上身。修长的耄耋缓缓飞起,飞到了巨大的莲花心上,躺倒在里面。月光印在他绝美的脸上,惊艳到那满池莲花似乎都失色了一般。

木夕呆呆的躲在树后望着这场景,不免有些痴傻。她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天界的夜色不免有些凉了……她都没有察觉。

良久,耄耋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突然问:“你竟要看到几时?”

木夕一惊。随即,耄耋神君大手一挥,木夕便被一团仙力带起,也飞到了莲花心中。

耄耋神君揽过她,并没有看她,而是直接闭着眼就把木夕揽在怀中。

木夕搂住耄耋的脖子,心中扑通扑通跳的厉害,这个怀抱距离上一次已经许久了。为了这个怀抱,她含恨死过;亦为了这个怀抱,她又付出一切醒来。这次,她绝不要再亏待自己了。

良久,木夕也睡不着,躺在耄耋的怀中越发清醒,她提醒自己,人生苦短,一定要抓紧珍惜。于是撒娇道:“神君已与我相伴数日,对我可否有意?”

耄耋道:“本君……想娶你为妻。”

“真的!”木夕惊喜的起身盯住耄耋的脸,难以置信极了。

耄耋脸上满是笑意,闭着眼故意戏虐道:“你这等粘人,也没几个男子肯娶你了。”

“我愿意我愿意!”木夕摇了摇耄耋神君的肩膀,想让耄耋睁开眼。

耄耋便也睁开了双眼,见木夕笑的唇红齿白甚是可人。

耄耋突然伸手按住木夕,木夕不由附身,直到木夕的唇贴在了他的唇上。

木夕睁大眼睛,近近的看着耄耋,她要确定这不是一场梦境,耄耋真的又在她身边了。耄耋到底是有多么刻苦铭心呀?以至像本能一样,就算现在已无记忆也依旧会爱上她。

真的是值了,木夕欣喜的想,就算没了魂魄又怎样,永世不得超生又怎样。无论如何,她都不要再负君一片真心了。她要守着耄耋,直到她短短凡人寿命的尽头。

不久,耄耋要娶妻的事情便在天界传开了。众人都好奇极了,究竟何女子能配得上这美艳绝伦的猫神呢。更何况,这猫神的性格……寡淡的紧呢。

天宫里,大公主天缈趴在床榻上哭了许久。侍女们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也泣声道:“公主莫要伤心了,小心哭坏了身子!”

“滚开!”天缈怒道:“你们这些小仙懂些什么!我将失去了什么你们知道吗?耄耋!”

便又趴在床榻上继续大哭。

一个侍女起身,走到天缈床边,道:“公主莫要伤心,现下神君的婚事还没有到覆水难收的程度。公主当前要赶紧想办法阻止神君行此荒唐的婚事才好。天帝已指婚,亦是哪个都不可抗旨的。”

天缈收住哭声,坐起来回头看着小侍女,忙点头道:“对!那天,天帝是已经指过婚的!我这就去找天帝评理!”

天帝坐在天宫的宝座上,他今日接到了耄耋神君请求要娶妻的折子。耄耋神君要娶那个凡人,天帝心里其实是高兴的。耄耋是不适合大公主的,大公主未来的夫君,必定要给天帝作左膀右臂才行。

“这回天缈死心了吧!”天帝颇为愉快的想。

正想着,就听见侍卫在门外喊道:“大公主天缈到!”

天缈基本是跑进来的,边跑边喊:“父王!父王替女儿做主呀!”

天帝道:“天缈,何事如此慌张?”

天缈:“父王,天缈想问,作为天帝,是否金口玉言、驷马难追?”

天帝点头道:“这是自然。”

天缈:“那日父王可曾在酒宴上,当众仙家面许我给耄耋神君?”

天帝顿感揪心,但也只得道:“确有此事。”

天缈:“既已如此,天缈便是耄耋神君的人了!可今传出耄耋神君要另娶他人,这让女儿的脸往哪搁?众人皆知我才是耄耋该娶的妻!”

天帝熟知大公主的性子,该来的总归会来。深吸一口气镇定了一下自己,卯足了耐心道:“天缈,那日耄耋神君已经拒绝了,就算我身为天帝金口玉言,亦不可下些不通人情的旨意。耄耋神君明显不是你的良人,待父王帮你另择一桩亲事,保证不输那小小银丹境的一只猫儿。”

天缈哭到:“父王!我今日立誓在此,如不嫁给耄耋!我誓不为*!”说罢,突然掏出一把匕首,迅速划破自己的手掌,然后迅速念道:“如有违背此誓言,定遭天遣!”

“快!快来人!”天帝惊呼。

侍卫们匆忙跑了进来,赶忙按住天缈,抢走了匕首。

“誓灵匕!”天帝大呼:“天缈你这是疯了!你以此匕首歃血立誓,如违背誓言可不止天谴那么简单,你会灰飞烟灭、不得超生的!”

“那是自然,”天缈冷笑着凄苦道:“否则,父王会答应么?父王想什么,以为天缈不知吗?父王,天缈从小乖巧,从不敢麻烦父王什么,这一世只此求父王这一次了!”

天帝实在没想到天缈竟会如此决绝!他惊的一身冷汗,颤抖着不知所措。

现在,耄耋娶也要娶、不娶也要娶了!天缈这一片痴情,耄耋怎可负她!

天帝咬牙道:“天缈,你先回寝殿休息。父王这就替你做主,必为你讨到说法!”

天缈忙跪下,叩了个大礼,边哭边道:“谢父王成全天缈一片真心!”

天帝看着天缈远去的背影,一只手攥紧,这次确要为天缈争取一次了。耄耋这只小猫,本君一定要你娶大公主,你敢抗旨么?

银丹境中,耄耋神君今天召来了三花,让三花把婚事公布了出去,还给木兮量了身段。虽未打算大操大办,但是华美喜服还是必要准备的。

本来跑去定制喜服的三花在第一境遇到了天宫的天官,天官知道三花是耄耋神君的侍从,便给了三花一个圣旨,说:“天帝命神君即日起准备婚宴礼单,不日迎娶大公主天缈殿下。”

三花懵住了,可是神君明明说要娶那个凡人女子木兮的,今天他还给那个凡人女子量了身形准备去找裁缝。这天帝又说要神君娶天缈公主……乱了乱了!三花忙拿着圣旨又跑回第二境。

第二境中,耄耋神君正坐在一堆银丹叶上打坐。听闻三花的脚步声,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问道:“三花,你这是怎么了,神色如此慌张。”

三花忙道:“神君!刚天帝传了一道旨意,说让你迎娶大公主!”

耄耋忽地从银丹草上站起身来,接过圣旨,难以置信的看着上面的文字。他不是已经拒绝了吗?这天帝又是闹哪一出!

耄耋咬牙,小声对三花道:“先不要告诉木兮,我自会处理好。你继续筹备婚礼,不要露出破绽被木兮怀疑。”

三花鞠了一躬,安慰道:“神君放心,三花一定遵从神君嘱咐。”说罢,便离开了。

耄耋在园子里踱步。凡人命短,就算渡修为给木兮,也断不会活过神仙。木兮的过去他并不了解,但木兮的未来他一定要守护好!

远处,木兮用大红纸剪着喜字,面带微笑,开心极了。

金顶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黟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南充治疗龟头炎方法
榆林治疗睾丸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