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武道皇尊 第六百二十章 震慑全场!

发布时间:2020-01-17 21:33:31 编辑:笔名

武道皇尊 第六百二十章 震慑全场!

抬起眼,叶剑望向倒飞出去的司徒宸,

司徒宸身在空中,吐血不止,胸前的长衫碎裂,裸露出一条狰狞的剑痕,深可见骨,鲜血自伤口处不断涌出,那是剑气透过外防御造成的伤害,

喝,

吐气发力,司徒宸低喝一声,强沛的真元之力当即将侵蚀进他体内的剑气,尽数的震出体外,踉跄的落在地上,一连倒退了十数步方才站稳身体,

眼神中流露出惊疑之色,司徒宸喉咙干涩道:“想不到,你还留了一记剑法杀招,”

水火无情不但融合了可怕的水之奥义和火之奥义,本身破坏力和速度也是无法想象,如同其名字一样,水火无情,

叶剑有些吃惊,水火无情融合两种奥义,算得上是地阶中等武技了,所以论杀伤力,其要远远比单纯的奥义剑招强,毫不夸张的说,水火无情一剑的威力,绝对是火之奥义火龙斩的数倍,居然都无法一下子击溃司徒宸,对方的基础实力超出想象,

当然,叶剑的精神状态虽然有所下滑,但战斗力起码在九成以上,司徒宸虽然硬撑下这一击,但体内能剩下三四成的战斗力就不错了,已经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彼此彼此,”叶剑徐徐吐出一口气息,不动声色,

噗,

司徒宸闻此,却是再也压制不住,奔涌至喉间的鲜血,噗的一声全喷出來了,其受伤的程度要比叶剑想象中的远远严重得多,

“这一战,你赢了,”说完这句话,司徒宸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水火无情的剑气看似被其震出体外,实则上面蕴含的细小剑气早已经窜入他的体内,如同跗骨之蛆似的侵蚀他的经络,带给他不小的伤害,

观战武者早已呆住了,

这一战,居然是叶剑胜利,

他们无论如何都沒有想过这个结果,毕竟前面的司徒宸是那么的强势和不可阻挡,给了他们很深的印象,可如此强势的司徒宸还是败在叶剑手上,带來的冲击力简直天翻地覆,

“又是一匹大黑马,一路黑到底,司徒宸再次被干掉了,”观众席上,不知谁说了一句,

“你们看,那些六品宗门的宗主都呆掉了,”

“嘿嘿,估计他们自己都沒想到,这一届潜龙榜第一第二的宝座,会给两个毫无名气的后起之秀夺去,而不是他们任意一宗的弟子,”

太上道宗宗主整个人有点失神,达到半步王者以來,这还是第一次,司徒宸输给无尽,他多多少少还能将原因归结于对方拥有吞噬之体,可是现在呢,司徒宸不仅修为达到了半步气海,更是开拓出了气海,居然还是败给叶剑,这带给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大到他现在都不敢相信,以为眼前出现幻觉,

摇摇头,他神情阴郁下來,潜龙榜第一第二的宝座他不感兴趣,谁如果想要谁就拿去,他太上道宗不稀罕,可是这次又有所不同,潜龙古城举办的潜龙榜第一第二,可不仅仅是名气那么简单,其中蕴含的气运大的不可思议,对太上道宗,对司徒宸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东西,如今却硬生生被别人抢走了,只感觉有火沒地方发,

“可恶,这小子又是从哪里冒出來的,”目光落在叶剑身上,太上道宗宗主的神情阴沉到极致,目光似刀,直恨不得活刮了叶剑,而似乎感应到他的不善,叶剑转身望去,两者的目光瞬间交织在一起,封台光幕顿生变化,激起一层层涟漪,这是目光所带來的气机感应,居然引动了天地元气,

其他五大超级势力的宗主同样也是愣了片刻,旋即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虽然自己宗门的弟子沒有夺到第一第二,但太上道宗同样沒有,如此一來,他们算是打成了平手,倒是便宜了叶剑和无尽这两个无名小辈,

有了此等气运,他二人背后的宗门,日后必定蒸蒸日上,迅速发展,

南罗宗众人到现在都沒有回过神,犹似在梦境,

即便最后一战,叶剑败了,他也依旧是潜龙榜第二名,他们虽有期盼过,但却从來都沒有想过,不是他们不敢,是觉得不可能,

司徒宸位属超级宗门,太上道宗是何等的强势,绝学颇多,全力打造出來的年轻一代,又岂是其他人可以比较,往常潜龙榜第一第二,全都是六大超级宗门的弟子占据,古往今來,还从來沒有听说过六品以下宗门的弟子夺得第二,更不要说是九品宗门了,大多数时候,九品宗门的弟子打入潜龙榜都难,

“太上长老,这不是我们南罗宗该有的潜力,是叶剑,”青成子深吸一口气,忽然道,

闲云子道:“怎么说,”

“从古至今,生死境王者在成长初期,都会表现出异于常人的潜力,他们可以轻易打破常规,制造奇迹,不说上古时期,单说一千年以内,哪个生死境王者不是一路横冲直撞,冲入生死境,其中以羽帝,天武真皇以及东华帝君表现出來的潜力最为惊人,比现在的叶剑都要强悍,而他们的成就也最大,当然,叶剑先天有所缺陷,现在才刚刚崛起,以后有多大成就不好说,但无疑具备晋入生死境的潜能,”

闻言,闲云子頷首,青成子说的不错,南罗宗不可能具备这样的潜力,问題多半出现在叶剑身上,当一个人的潜力超越宗门,就有了晋入生死境王者的可能,这些叶剑身上都有体现,

“看來他早有感应,认为呆在宗门内不可能有大成就,方才外出历练,”

宗门如同一个枷锁,会束缚拥有生死境王者潜力的年轻一代成长,这个枷锁会随着修为提高,越发沉重不堪,必须在很早的时候选择离行,否则再大的潜力都会被消磨殆尽,成为普通的天才,

“他的武道之路已经清晰,成为生死境王者的路必须自己走,我们放他飞吧,”南罗宗大长老心生感慨,被岁月消磨的气血不由自主的沸腾起來,有什么能比看着一个人不断进步,而后成为生死境王者更让人激动,沒有,

南罗宗这边气氛火热,心魔剑宗那边突兀的沉默下來,

心魔剑宗宗主吐出一口悠长的气息,眼神有些不敢相信,“不得不说,我看走眼了,他不是一条蛟龙,而是一条比蛟龙更高一个档次的真龙,春雷一响,潜龙出渊,他的峥嵘足以与天武大陆的绝顶天才媲美,”

“宗主,为何这样说,”心魔剑宗大长老有些不明所以,他还从來沒有见过宗主这样评价过一个晚辈,就连李苍天也沒有过,

“你们只看到他那最后一剑所取得的胜利,难道就沒有看到这一剑中,蕴含的一种无上玄奥吗,”心魔剑宗宗主闭上了双眼,缓缓说道,

“最后一剑,”

不仅心魔剑宗大长老,此刻,就连其他一些观战武者,全都陷入沉思,细细回味其叶剑那最后一剑,

“天啊,怎么可能,,”终于,有人率先打破沉静,开口道:“他那一剑中,同时蕴含了水之奥义和火之奥义,他居然将两种奥义融合在一起了,”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而当即,便是有人反驳道:“不可能,水之奥义和火之奥义是两种对立奥义,相互克制,怎么可能融合在一起,”

“就是呀,即便是我们元极境,也难以做到,他一个化元境小辈,又如何能够做到,”

“我看他是将水之奥义与火之奥义并立使用,就像黄元华的土之奥义和火之奥义一样,”又有人猜测道,

一时间,各种猜测纷纷乱飞,

“不可能的,他一定是将水之奥义和火之奥义并列使用,就像我的喋血黄天一样,只不过看上去像是融合,”此刻,黄元华满脸煞白,眼神惊恐无比的盯着台上的叶剑,嘴巴哆嗦的说道,

他心中十分清楚,两种奥义的融合有多难,这就更别提水之奥义和火之奥义还是两种对立奥义,融合的难度更大,简直堪比登天,

若是叶剑真的办到了,那么他一直都引以为豪的火土奥义并列,火助土势的奥义使用方法,又算的了什么,他可不想一个自己原本藐视的人,转眼间就需要自己高高仰视,毕竟,这中间的落差实在是太大了,

“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李苍天眼中看不到丝毫的畏惧与惊色,有点只是无比的佩服神采,其心神激动,以至于自己握剑的手不自觉间紧了起來,

而极泰皇,其整个人则是彻底傻眼了,自己先前还曾夸下海口,说对方绝对不可能是司徒宸的对手,谁曾想一转眼之间,叶剑居然真的凭着强悍实力,战胜了全盛时期的司徒宸,战胜了那个他一直以來都努力追赶的男人,

咕咚,

狠狠咽了口口水,极泰皇沒有听到周围人讨论叶剑那最后一剑玄奥的声音,因为此刻的他,完全被叶剑的强大给慑服了,

东山县西埔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妇科方法
南通治疗男科费用
珠海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