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二十面骰子 第一百二十八章 玛卡布哒23

发布时间:2020-01-16 21:50:25 编辑:笔名

二十面骰子 第一百二十八章 玛卡布哒23

侏儒终于摆脱了闪电带给他的麻痹,强忍着刺痛重新观察周围情况。视野中到处都是模糊的色彩,他知道自己双眼受伤不轻。可惜为了进入玛卡布哒,侏儒所有的魔法装备都没有带在身边,甚至连治疗药水都没有。他已经被刚才的受伤气疯了,现在只想要尽快报仇。

由于只能看到对手模糊的影子,他决定用火球攻击,不过即使是简单的判断距离对他来说也很困难。于是他用灵魂连接调用魔宠的视线,至少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清战场局势。

然后他就看到一柄战锤在视野中越变越大,然后就是突然出现的黑暗和敲裂脑壳一样的痛疼。魔宠的死亡就像是从法师灵魂中扯掉一部分,导致侏儒无法专注保持手中的法术。火元素在他面前飞快逃离,再次给他脆弱的面部带来灼伤。

‘还有什么咒语可以使用?’侏儒脑筋转得飞快。又是一支羽箭射来,那个锲而不舍的臭女人居然还不死心,防护箭矢的法术也快撑不下去了。似乎一切都开始脱离侏儒的掌握,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还会在玛卡布哒碰到另一个人类的法师。在这次行动中,法师联合会难道还布置有没被发现的暗线?

就在他分心的一瞬间,西格尔将战锤投掷出去。攻击要讲求连绵不断,并尽可能变换方式,让对手抓不住节奏。这是矮人艾琳特的教导,尽管他不懂什么是法术战斗,但从生死搏斗中总结的经验一点都没错。防护远程武器的咒语终于跟不上连续攻击给它的消耗,在战锤的重击下寿终正寝。侏儒肚腹被铁锤狠狠命中,他蜷缩着身子,抱着战锤向后翻滚。

西格尔追上去的时候,侏儒好不容易才将胸口的战锤搬开,双手将他推在一旁。他看到一个虚化的人影来到面前,身后有条飘动的披风。侏儒强打精神,从身体内压榨所有的魔法能量,并呼唤火元素前来,准备用最后的力量使用燃烧之手。这是第二个使用燃烧之手攻击西格尔的诺克斯兄弟会法师,这种异常的情况让同样知道此魔法咒语的乌贼感到好奇。也许他们改良了这个法术,威力更大而且更难防范?他一边想着,一边用力踩踏侏儒的右手。当两掌不能合并的时候,这个法术是施展不出来的。最早在狗头人营地的时候西格尔就知道这一点。

出乎法师意料,火元素的波动仍在继续,施法过程并没有完全中断。西格尔连忙蹲下身子,将自己的骷髅指节当做刺剑,迅速而凶猛地在侏儒咽喉和眼窝中戳刺。念咒的音节戛然而止,和这条已经残缺不全的生命一起归于寂静。

西格尔再三检查几次,确定侏儒的确已经死了,这才站起身来。渡鸦降落在他肩膀上,邀功似的叫唤两声。它的腹部和尾巴掉了很多羽毛,已经不复之前的优雅。西格尔捧起渡鸦,仔细检查它的伤口,发现羽毛之下紧密的鳞片阻挡了猎犬进一步的攻击,即便是锋利的狗爪和犬齿也没能穿透这层防护。回到深水城一定要查查这鳞片到底是怎么回事,西格尔提醒自己,还从没听说过类似的事情。

正在这时,一小队兽人战士以整齐的队列行进过来,一共十个人,身着精致的胸甲,手持长钩刀,随身还携带着飞斧和弯刀。他们胸甲上有用红色防水颜料绘制的三眼图案,标志着他们精锐近卫的身份。由于渡鸦巴隆和猎狗搏斗,并未在天空巡逻,所以让这群兽人借着周围的黑暗接近了战场。西格尔举起渡鸦查看伤口的时候,他们正好停在十步远的地方。

“噶!”兽人精锐愣了一下,领头的队长在额角旁抬起拳头,然后向右侧挥手。身后的兽人如同整齐的机器一样迅速停下脚步,并向两边分开,形成锥形阵列。

西格尔也愣住了,他太关注和侏儒的战斗以及魔宠的伤势,结果忽略了对战场的掌控。看着那群兽人腰间的飞斧,每个战士都有四把,相信以他们的投掷速度在五秒钟之内就能全扔过来。法师能力再强,除非能够瞬间传送出去,否则不可能在这种攻击之下幸存。即便利用防护法术消弱伤害,但仍旧可能造成肢体的残缺,导致无法使用下一个法术。西格尔一时间想不出办法,但是他仍旧挺直了身板,勇敢地面对敌人。

他一时间忘了自己还是在骷髅的形态。

突然,兽人全部“哗”的一声单膝下跪,低头向西格尔行礼,大喊:“洛克塔!”在兽人语中这是代表胜利的意思,很多时候也用作致敬或战吼。兽人精锐的态度让法师短暂失神,然后他努力思考这背后代表的意义,直到他想起自己的骷髅形态才恍然大悟。‘死亡骑士,兽人一定是将我当做死亡骑士。’西格尔心想,‘这说明骑着巨龙的死亡骑士很可能与兽人是同盟,甚至具备更高的领导地位。在丰收节袭击寒鸦部落并不是一起孤立事件,而是为兽人进攻扫清道路。说不定其中的战略和阴谋还要更深,毕竟草原上缺乏能够让巨龙感兴趣的东西。’

亡灵形态的时候,西格尔能够摒弃感情对思维的影响,所以可以更加快速的思考问题,并串联几件事情的关系。他立刻想到了深水城,不管是蒙面领主议会还是法师联合会,都拥有巨大的财富和珍稀的资源,只有这些才能打动龙族。但是为什么龙会和亡灵合作,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呢?原本西格尔认为骑着巨龙的骷髅只是孤立事件,但从兽人的反应上看,死亡骑士应该不止一个,那么到底是谁将它们组织起来的呢?

兽人队长抬着头,看着站立不动的骷髅。这些亡灵怪物具备强大的力量,而且脾气古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施展死亡法术。他的前任队长就因为在死亡骑士面前喝骨头汤――这正是那天的伙食――就被一束紫黑色的射线夺取了生命。尽管他接任成为新的队长,但也明白了来自这些死灵的惩罚有时候比三眼军阀隆特的还要快、还要狠。

他的额角流下了汗水,即便是赤手空拳面对不服管教的山丘巨人,他也不曾有这样紧张。那个死亡骑士手里攥着一只乌鸦(兽人看错了),看体型比一般的乌鸦要大。他联想到刚才这里爆发的法术光芒,猜测这只乌鸦可能是某位法师的宠物。

那么魔宠的主人在哪里?他这时看到了侏儒,被火烧过、被闪电穿透、被重物砸烂了肚子、被利器戳碎了眼睛和喉咙。兽人队长使劲咽了一口吐沫,觉得自己碰到了一个非常暴虐的死亡骑士――这该死的霉运!

西格尔回过神来,就看到兽人队长盯着巴隆一直看,似乎非常好奇。他分析了对方的思想,灵机一动,给魔宠下达了命令。随后他捏住渡鸦的脖子,假装用力一拧。巴隆非常配合的“噶~”一声,吐出小舌头垂下脑袋,装作被捏死的样子。

然后西格尔抬起手臂,随便指了个方向,反正只要是远离港口的方向就行。他谨记多说多错的道理,只是用不容置疑的口气随口说了:“哒!”不知道为什么,兽人队长觉得自己一瞬间理解力超乎常人,点头回答:“Swobu!”(兽人语“遵命”)然后就带领队伍立刻站起身来,整齐地跑步向西格尔选定的方向跑去。

如果不是在骷髅形态,西格尔一定会擦擦额角流下的汗水,长长的舒一口气,然后平复险死还生的激动心情。在确认兽人精锐的脚步声逐渐远离之后,西格尔变回正常状态,然后转过身来。

躲在地上装死的费扎克,以及藏在箱子后面的玛娜也都有同样劫后余生的心情。尤其是玛娜,她庆幸自己之前拒绝了诺克斯共同会的“好意”,选择帮助费扎克,不然现在肯定与侏儒一样,成为地上倒毙的尸体。

那个穿着披风的男人让她完全看不透,不过自从他用龙牙匕首将她买下的时候,女射手就对他有好感。这样的好感影响了她的判断,就连西格尔早上突然不辞而别的举动也被错误的解读,玛娜认为那个时侯法师就已经发现了诺克斯兄弟会的阴谋。虽然这个想法和实情相距不远,但她误以为自己“偷偷摸摸的行为”早就被知晓。‘这才是他为什么安排我殿后的原因’,玛娜的思路越走越偏,‘他在考验我,看我是否能拨乱反正。’

“法师大人。”玛娜立刻单膝下跪,将长弓置于身前,并低下她的头颅,紧张的手脚发软。她为了伪装成男子,剪成了乱糟糟的短发,虽然淡金的颜色还是非常漂亮,但现在却如同风中稻草一样颤抖着。如同骑士向领主效忠,或者佣兵向他们的团长宣誓那样,玛娜努力控制住声调,以免将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我将为您奉献我的长弓和技艺,服从您的命令,只求您的庇护。”

西格尔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他本能地想找比尔爵士问问应对方法――不过男爵并不在这里,只有一只眼睛的费扎克。这个老人一样见多识广,当他看到西格尔询问的目光时就点点头,示意法师答应下来。

“呃,好的。”西格尔回答说:“只要你忠心服务,我就会庇护你。”

这个时候,女射手才真正平复心情,终于能够和自己的过去告别。她本想向新“主人”展露一个微笑,就向对伯爵之子那样,但抬起头来却发现西格尔已经转身背朝着她。法师快走几步,搀扶住了瘸腿的费扎克,将老人的体重分担过来。

“好了,放心吧,我带你离开这里。”西格尔笑着对他说。

北京水利医院
攸县中医院
承德牛皮癣医院排名
杭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太原治疗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