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激光专家落选院士评选先脱候选人官袍

发布时间:2019-08-15 18:04:22 编辑:笔名

  201 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轮评审工作已经结束,各学部经过候选人材料审阅、专业组评审、全学部评审和投票等程序(医药卫生学部采用通信评审、工程管理学部候选人在相关专业背景学部评审),从560位有效候选人中产生了进入第二轮评审的候选人17 位,其中,光纤相干合成技术专家、国防科技大学刘泽金教授入选。

  尽管在发布时间和平台的选择上刻意保持低调,但中国工程院7月1日公布的201 年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名单还是引起了广泛关注和质疑:17 位候选人中,竟有数十位企业高管赫然在列。

  而此前在201 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轮候选名单中,激光技术领域专家有多为教授入选。如,行业代表人物史玉升和王华明;因发明S-150型超高速等待式分幅摄影机获得国家科学技术发明奖二等奖的深圳大学教授李景镇;分别在光纤激光技术和激光、精密测量领域取得杰出贡献的国防科技大学刘泽金教授、清华大学张书练教授;长期从事高功率固体激光技术与工程研究工作的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张小民。

  如今,第二轮候选名单公布,不仅深圳大学李景镇教授、清华大学张书练教授等没有入选,连今年1月18日,经国务院批准,以 飞机钛合金大型复杂整体构件激光成形技术 荣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的王华明教授都没有入选。而在中国工程院公布的17 位有效候选人中,企业高管居然占据数十个席位,令人意外。虽然候选人构成具体信息不详,但可以预料,除了企业高管之外,高校和科研机构的高层官员也占了很大比例。可见,院士成 院仕 ,院士评选去行政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突出的例子是,2010年中国科学院新增的 5名院士中,八成是高校或研究机构的现任官员;中国工程院新增的48名院士中,超过85%是现任官员 研究院士制度近10年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顾海兵则认为, 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 的现象是一种必然,无非是受中国人骨子里 官本位 文化的影响。

  官本位 是寄生在社会肌体上的一颗毒瘤,已经严重侵入和腐蚀了当今中国学术界,也严重影响着中国学术界的价值判断与利益分配。事实上,正是看到了为官者在学术领域中的通赢与通吃现象,所以才会有大量的学者甘于去做一些琐碎的行政事务,甘于以牺牲学术研究时间为代价,去换取行政职务,以及蛰伏在官位之上的诸多权力。而在学术界,拥有官位与权力,就意味着拥有大量的科研经费以及各种社会特殊资源,行政至上而非学术至上,实际上已经牢牢主宰了学术界的地位与方向。

  在 官本位 活色生香的背景之下,哪怕是有绝大多数的院士成为 院仕 ,也不足为奇。问题是,当学术不能归学术,行政不能归行政,二者的位置交错重叠、混淆不清时,学术研究只能成为科学领域中的 鸡肋 ,成为行政官员贴在脸上的 标签 ,这无疑是中国学术界的悲哀。因此,两院院士评选若要真正去行政化,首先应脱掉候选人的 官袍 ,除了限制政府官员之外,也要限制企业高管和学术官员的比例,让那些长期从事科研且成果卓著的普通科研人员,在两院评选中脱颖而出。

  以下OFweek激光将为你简介入选201 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第二轮名单的光纤激光相干合成技术专家刘泽金教授和和此前曾经入选轮候选名单的史玉升、王华明、李景镇、张书练和张小民。

2007年南宁家居Pre-B轮企业
2015年泉州生活服务D轮企业
广州零售保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