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盟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琴湮易梦

发布时间:2019-07-12 23:28:56 编辑:笔名

一双人,一曲琴,一场梦,你是我的一个人。——题记

梦?是梦吧。

是梦?但眼前的竹筑小屋和耳边依稀的悠悠琴音,为什么是那么的真实。终抵不过那颗好奇的心向前走去,却还是踟蹰了脚步,怕是扰了这房舍的主人,左右徘徊间,门却适时而开。

推门而入,潇潇洒洒的竹叶铺满了院落。风过,窸窸窣窣,平添了几分孤寂。抬头,注目。只一眼便透过竹林看见了那抹白和袅袅琴音,只此一瞥,从此便再移不开眼。

“你是谁?”你不语。或许也无须回答,我便坐在琴前,听你弹那行云流水。

“姑娘为何来此?”不知何时,一曲已终。

“我忘了尘世,在找一个归宿。”我撒了谎,内心忐忑。

你只看我一眼,便留了我。当你弹琴,我便旋舞,长袖挥动了漫天花瓣,好像一场雪月风华。琴旁常有一壶清酒和一束桃花,你教我饮酒,只一口,我便醉了。

生活好像永远都是永恒,但我知道,这是一个梦,一个会醒的梦。

夜漆黑如墨,只有明月散发出凄冷的光,你独自倚窗而坐,我拿了披风给你。

“夜凉。”

你转头看我,眼里有我看不懂的情愫,

“当年,我在树下弹琴,她在琴边起舞,风语悠悠浅笑兮,一切仿佛还是昨日。只是有一天她说她要走了,不会再回来,我没有问为什么。你知道吗?你很像她……”

这大概是你说过长的话了,而我却明白了我一直以来都只是你心中的那个她。我原以为我会撕心裂肺,却没想到心只是微微疼了一下。原来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你;原来我贪恋的只是这份远离喧嚣的宁静;原来这一切真的是梦。

不知是谁在唤我,沉浸在梦里这么多年,是不是已到了归去的时刻,是不是也如那个女孩一样无言离开。容不得我多想铭记,身体已逐渐透明。就让这一切随风,我心了无杂念。一次抬眼,只看到你落下的一滴泪,灼了我的心。

睁开眼,眸底的倒影已是我熟悉的枷锁,眼角积蓄了一场梦的泪终被滴落,没入了尘土。

真的是梦吗?

回忆你的微笑,现已恍如隔世。

但请我们都不要忘记,竹林中的琴音,竹叶中的舞步,还有我们一起度过的关于那一场梦的岁月。

治疗性交障碍的方式都有那些
昆明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较好医院
友情链接